陈才:“80后”文艺工作者用情推动群文创作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亮

图/受访者提供

爷爷奶奶告诉我

电视里的“他们”是爱的天使在整装待发

电视里的“他们”在狂风中灼灼其华

洁白无瑕

我惊喜地大喊

电视里的人是不是雪花

……

2020年1月底,广东省文化馆创作部主任陈才写下了诗歌《春节,我在广州家里看到了最美雪花》,向奋战在战疫一线的无畏“逆行者”致敬。

这是一名“80后”文艺工作者。她的作品涵盖专业与群众文化领域,回首走过的路,这位“80后”正用心、用情、用笔,推动全省群文创作及公共文化服务理论的提升。


14岁就被称为剧团的“老陈”

陈才出生于荆楚大地湖北省。那里孕育了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滋长了繁荣昌盛的地方戏曲艺术,也潜移默化影响年少的陈才。11岁时,她被艺校老师相中,走进全省最古老、最具代表性剧种之一的湖北汉剧这扇大门,艺术人生由此起航。“这个娃儿有着过人天赋和灵动表现力”,这是她的老师殷汉信对她的评价。

进入艺校后,她勤学苦练,学习大戏、折子戏六十多出。据杨恩秀老师回忆,陈才是历届学习剧目数量最多的优秀生。还未毕业,她就被当地剧团抽调担当主演,在剧团里她勤恳演出,努力让一个个人物形象在舞台上栩栩如生。在校期间,她获得了“三下乡优秀志愿者”称号,剧团老先生喜欢把这个14岁女孩称为“老陈”(对台柱子的尊称)。

18岁那年,她面临人生第一次重大抉择。因体制改革,院团同事纷纷转行,寻求待遇更好的工作。何去何从?她告诉自己,拓展艺术生命要求学。后来,她以当届文化分数第一的成绩考入我国戏曲教育知名学府中国戏曲学院。

在北京、湖北的求学生涯,她得到了朱文相、宋丹菊、林萍、王汉琼、殷汉信、杨恩秀、冯加盛等理论研究、表演、导演的各方名家的悉心指导,使她建立了较为全面的戏剧知识体系。老师们的熏陶教育也使她在面临十字路口和人生低谷时,能选择坚持自己的艺术信仰不为物欲侵染,专为艺术而生。“我的青春不能没有拼搏历练就害怕失败,只要勇敢较量,一定是最后的王者。”陈才说。

用艺术情怀引领文艺创作

2010年,陈才考入广东省文化馆。在导演的岗位上,尽管她还是新兵,但舞台艺术行业的丰富经验和往昔的心路历程磨砺了她,让她对作品有独特的生活感悟和艺术想象。她认为,创作需要高尚的艺术情怀、丰富的人生阅历、宽广的业务技能、深厚的知识储备等。

她用情怀为群文创作走上专业化道路做出贡献。2013年她导演了儿童音乐剧《盛开的桃花》,在她的带领下,一群非专业的外来工孩子首次登台就获得演出成功,夺得了多个少儿赛事奖项,节目被央视誉为“少儿版百老汇歌舞剧”。作品的成功源于她对留守儿童群体的深切关爱和长期利用节假日为留守儿童授课的辛勤付出。

她导演新编雷剧《台湾知县陈》时,面对经费困难的雷州市雷剧团,她婉拒接待,调侃着向“陈”学习,白粥就咸鸭蛋做午餐,被剧团演职员笑称“白粥导演”。最终,她帮助剧团圆了建团69年来进京献演的梦和近30年进省演出的梦。

2017年,她制作、导演了大型话剧《穷孩子富孩子》,以不舍昼夜的工作和温暖的人文关怀,带领由80%的业余群众组成的剧组打造了一部反映社会变革的现实题材作品。该剧获得了多项专业奖项,此剧出品单位大沥镇文化站成为全国首例获得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的“镇级文化站”。

作为一位青年文艺工作者,她坚持用奉献情怀和职业精神为业余团体、业余演员等广东群文工作者争取殊荣。

“创作需要用毕生精力去学习,从不同时期的求索经历去沉淀,从灵魂深处挖掘人性、震撼观众。”陈才认为,新时代文艺工作者的价值是要用自己的文化生命、使命以历史角度去表达一个时代的人类通过物质实践所取得的文明成果,它与功利无关。

【个人简介】

陈才,广东省文化馆创作部主任、研究馆员。曾担任广东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组专家,获中国音乐剧节优秀编导奖、广东省第十三届艺术节优秀导演奖、广东省文化繁荣发展专项(青年人才创新项目)扶持。导演作品获得国家艺术基金扶持及第六届全国小戏小品展演优秀入选剧目奖、第九届全国电视小品大赛优秀奖、广东省第十一届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广东省第十三届艺术节剧目一等奖、广东省最具价值版权作品等奖项。

【她说】

1. 导演心中要厚植家国情怀、为民情怀、担当情怀;

2. 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舞台艺术作品去感染人、激励人、鼓舞人,用榜样的力量为新时代抒写担当。这本身就是一种崇高,一种信仰,一种信念,一种情怀。

【可关联文章】

我在广州家里看到了最美雪花!文艺工作者妙笔致敬无畏逆行者

编辑:空明